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开心读书 >> 大祭司 >> 第一百七十八缕光

第一百七十八缕光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以为触碰到了真理,你却给真理来了个扒皮。

姜启宁说:“城哥和纪斯绝对有问题。要么是落花有意,奈何流水无情;要么是彼此中意, 可惜口不对心。”

司诺城说:“拉基和老姜已经在一起。要么是不胜惶恐,所以保守秘密;要么是循序渐进,于是透露给你。”

俞铭洋:……

被迫两头吃瓜的他就像考完试的学渣,左边的学霸说“最后一题答案是2”,右边的学霸说“你算错了, 正确答案是22”。

那么问题来了, 该听谁的?

或者, 谁也不听?

俞铭洋好歹跟在司诺城身边混了几年,深知这人是个什么狗德行。要是找对象确有其事就算了, 以司诺城的性子必然会大方承认。可要是这事儿莫须有, 遭殃的可不止姜启宁, 还有他啊。

再说,单听姜启宁的片面之词, 确实不能证明纪斯和司诺城之间有点那啥。既如此, 他何必上赶着求问当炮灰呢?

最重要的一点是,纪斯和司诺城他得罪不起, 但老姜和拉基这头能苟一阵。

所以,老生姜啊!对不起了!

俞铭洋深吸一口气, 秉承着不懂就问的求学精神,积极踊跃地投身于另一片瓜田的建设之中。

他直言不讳:“司老大,你从哪里看出老姜和拉基有一腿?”

“倒不是看出来,而是纪斯占了一卦, 觉得出了丝龙阳。再加上昨晚拉基和姜启宁回来得很晚, 之后……”司诺城忽然蹙眉, “他不是告诉你了吗?”

俞铭洋觉得为了守护队伍的和谐,他得做出点牺牲:“不,不是的!”语气极其严肃,“老姜根本没说这些,司老大!”

司诺城蹙眉:“那你刚才为什么问我一句‘是不是’?”

俞铭洋扔掉了节操:“我其实是想问你,我们在上风口蹲坑,你们在下风口有没有闻到臭味?”

司诺城:……

“我之所以脸色苍白,是因为蹲太久,大脑供血不足。”俞铭洋满嘴跑火车,“我之所以说‘这样不妥’,是因为怕你们鼻子太灵、牺牲太大,想说要不换块地扎营比较好。”

顶着司诺城高深莫测的眼神,俞铭洋扛起了五指山般的压力:“司老大,你放心!你刚跟我说的话,我一个字儿也不会蹦出去。”

“我一定会保守秘密的!”瞬间插满了flag。

俞铭洋表示吃瓜我来,对轰你去。要早知道五人行是个巨坑,打死他都不会说组队。

现在可好,这两边都觉得自己掌握了对方不可说的秘密,偏偏还没对线过,让他这个夹在中间的老实人咋整?

总感觉对线之日,就是世界毁灭之时,除非他们把瓜给坐实了!

他能咋,还能咋?只能装个傻子。

“司、司老大,要没别的事儿我就先回去了。”俞铭洋苟住即将翻掉的车,“羊就一只,我怕去晚了连个皮都莫得。”

他飞速开溜,徒留司诺城抱臂靠在树边,面无表情。

他同俞铭洋相处也有五六年了,还不知道这货是什么狗德行吗?

只有在说谎的时候,对方才会提前找借口撤退,为的就是防止他秋后算账。而那张嘴里吐出的话,他是一句都不信。

只是,俞铭洋到底瞒了他什么?

算了,他也没兴趣深究下去。姜启宁和拉基究竟会走到哪一步,关他屁事。他最该关注的问题只有一个,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达到纪斯那个地步?

【之后,我会离开地球。】

“嘁!”司诺城轻嗤一声,面色不善地修炼去了。

与此同时,篝火旁,羊肉烤得金黄、泛着焦香。

姜启宁吃得满嘴流油,用手肘捅了捅俞铭洋:“老洋芋,城哥跟你说了啥?是不是坦白了?”

拉基啃着羊腿,竖起耳朵。

“嗐,坦白啥啊,我看你想多了。”俞铭洋重复了一遍说辞,“司老大让我们下次蹲坑注意点,别找上风口,臭熏十里太尴尬了。”

“你为什么要在吃饭的时候说这些?”

“我本来也不想说的,可拉基不是说到了森林里,一定要抛弃作为人的观念和常识吗?你看,我做到了,我先把餐桌礼仪扔了。”

姜启宁和拉基:……这手里的羊肉突然不香了。

……

纪斯站在悬崖之巅,视线透过无尽的星空往外延伸,仿佛与什么对视着。

银河依旧璀璨,夜空纯净如洗,可他却看见了笼罩着大片星域的黑暗与魔气。

半人马利卡萨战死,魔树赛娑娅灰逝。食脑魔亚古成了灰烬,流沙之主乌扎依惨败,而蛮牛巴努鲁只剩躯壳,还成了实验品。

细数,暗域已折损五头实力强大的恶魔。想来以亚巴顿的谨慎,会率先窥伺一番地球,以确定这里到底存在什么样的神裔,再谋定而后动。

纪斯能感觉到,那无穷的恶意正隔着遥远的宇宙滚滚而来,超越时空的限制,正虎视眈眈。

“你赢不了我的,亚巴顿。”纪斯手握权杖迎风而立,长发在身后乱舞如魔,“你我终将走向各自既定的命运。”

呼啦——狂风骤起,气温陡然下降。很快,烈风骤停,温度逐渐拔升。

宇宙深处传来隆隆魔语,黑暗翻滚着、振动着,能量越过重重桎梏袭来,搅得天地变色、阴云密布,云层中隐约有奔雷闪过。

天象变得极其可怕,各地破碎的界门传来哀鸣,就连大澳满域的怪物都发出卑微的嚎哭。

不远处传来姜启宁的惊呼:“怎么回事?沙尘暴龙卷风还是海啸?见鬼了,怎么会这么冷!”

接着,是拉基双面斧落地的声音:“你们俩到我身后,我感觉很不对劲!”

司诺城踏着风跑来,此刻,纪斯的权杖堪堪落地。杖尖轻触地面的那秒,好似一滴水落入湖中,泛开层层涟漪。

而那涟漪过处,树欲静则静,风欲止则止。草木顺着波动一荡,乌云沿着能量溃散,眨眼间恶意全消,星空仍是干净如故,森林始终平静如昔。

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被窥伺的感觉消失了,司诺城不自觉地上前,就听纪斯说道:“你被看见了。”

“被什么看见了?”

“最强大的那只魔。”纪斯偏过头,“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有事,为什么还要过来?但凡你来迟一点,他也不会将注意力放在你身上。”

听罢,司诺城笑了:“知道你强是一回事,关心朋友是另一回事。至于被最强大的注意到,不就是证明我也很强吗?”

“怎么,你是嫌我碍事,还是……担心我?”最新小说 www.zuixiaoshuo.net

纪斯勾唇:“尽力活下来,那家伙可能会遣出专门针对你的恶魔。”

哪成想,司诺城根本不关心来的是什么品种,只回了句:“看来是担心我啊,原来你的良心偶尔还能痉挛几下,我一直以为它死透了。”

纪斯:……原来你的嘴还能再毒一点,我一直以为它已经到顶了。

玩笑过后,司诺城还是切入了正题:“下次星门开启,来的会是一支高等魔大军吗?”

“不会。”纪斯道,“你知道一只高等魔是什么概念吗?在暗域扩张的历史中,一只高等魔的战力足以覆灭一颗普通类地行星。因为强大,所以傲慢,他们轻易不会合作,除非确定地球上存在的是‘诸神’,才会有兴趣发起一次‘黄昏’。”

“其余时候,能来个五只、八只左右,已经很看得起地球了。”

“在至高魔王的观念里,地球是个一捏就碎的玩具。即使地球上出现了觉醒者,在他眼里也不过是玩具上长出的虫子罢了。至于我,他只以为是——大一点的虫子。”

“就像人类喜欢斗蟋蟀一样,魔王也会有同样的兴趣。他会不断派遣麾下的恶魔进入‘斗兽场’,再为斗兽场加个盖子。静置一段时间,掀开看看是谁活着。我们输了,他不会再挂心;我们赢了,他会继续加砝码。直到他起了兴致,亲身进入‘斗兽场’。”

司诺城跟上了他的思维:“接着,你会把斗兽场变成困兽场。”

纪斯喟叹道:“你是真的聪明啊……”都想把你带走当藏品了。

“有一点我感到奇怪。”司诺城问道,“在方舟之上,你提过你的队伍跟暗域一战,已经赢得了胜利。那魔王作为暗域的王者,你们应该打过交道才是。为什么对方的表现像是……认不出你的能量波动?”

纪斯只给出提醒:“我说过,‘时间’是人类定下的概念。”

“还记得‘人生电影’吗?如果你在屏幕外,你就可以肆意移动进度条跳到任何一个节点,过去、现在和未来同时进行,而我是从屏幕外跃入屏幕中的人。”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挑了‘未来’?”

纪斯忽然靠近他,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我来了却一段因果。‘果’我已经吃到了,‘因’需要靠我种下,所以我来了。”

吐息散去,司诺城愣在原地动也不动。

好半晌,他忽然伸手摁住纪斯的肩膀,把他推离自己一臂之遥,顺便绷着张脸,用严肃的语气说道:“你……挡到我呼吸新鲜空气了。”

纪斯:……

直接剔除藏品的资格。

……

闹了这一出,夜晚已无人有心睡眠。最终,五人组踏上了前往沼泽的路,并在次日下午三点左右抵达目的地。

令人惊讶的是,目前是沼泽的地方,在“毁灭日”之前是伊万城东南角最大的湿地公园。也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它周遭的钢筋混凝土全被腐蚀干净,化作了一片冒着黑绿色烟雾的沼泽地。

有大片绿色的气泡从“水”下冒出来,在爆破时会腾起刺鼻的气味,还充满了腐蚀性。

“咳咳、咳咳!这特么是咳咳、什么玩意儿?”姜启宁咳嗽不止,只觉得口鼻烧得很疼。片刻,他的声音变得沙哑,“火烧火燎的,喉咙好痛!”

司诺城很干脆地将手中的树枝扔进了沼泽中。没多久,就见树枝迅速变成焦炭,渐渐销蚀了痕迹。

气味愈发刺鼻了,司诺城回道:“是强酸。”

“咳咳,什么?”

“这一片沼泽全是强酸构成,它挥发在空气里,进入呼吸道后会腐蚀人的身体。要是换作普通人,就算穿了装备也无法靠近这里。强酸会腐蚀装备,而人必须呼吸。”司诺城冷声道,“它是一道天然的屏障,能隔绝大部分人或怪的侵扰。甚至,人或怪物死在岸上,也方便里头的怪物爬出来觅食。”

“我的喉咙……不行了!”他咳出了血丝。

俞铭洋将手放在姜启宁的喉咙上,绿色的治愈之力缓缓流淌,可算让姜启宁缓过了劲儿。

拉基道:“尝试将能量附着在体表,它会自动过滤空气。”

两人立刻照做,司诺城却突然打出一个手势,示意众人往后退:“有大家伙来了,不止一只。一头在外,一头在内,我们去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正好看看大澳的怪物究竟进化到哪个地步了。”

他们对视一眼,即刻分散藏身在各处。

不多时,远处响起了震天一声兽吼。只见一头庞大的、泛着金属光泽的独角犀牛朝沼泽地跑来,站在边沿抬起前肢,再重重落下。

“轰隆——”踩得整片沼泽搅动起来,底下隐约有巨大的暗影游动。

“哞!”

独角犀牛高约五米,体长近十米。鼻尖的犀牛角伴着它的愤怒逐渐拉长,又像是电钻似的飞速旋转起来。它往后蹬了几步,再猛地跃起,犹如鱼叉般朝沼泽下的暗影刺去。

刹那,墨绿色的汁液飞溅十数米高,一条巨大的、长满锯齿的尾巴甩出沼泽,扬起偌大的水花。黑铁色的鳞片一闪,而在沼泽的另一端居然扬起偌大的鳄鱼头颅,它猛地拨转身体咬向中段,却被一根利刺戳穿了下颚。

“昂!”一声响,竟似龙吟。

裹挟着强酸的气流散开,独角犀牛凭庞大的蛮力反制鳄鱼。可惜,它的体型终究是偏小了,而在自然界中,体型巨大往往意味着更多的优势。

鳄鱼猛地翻覆身体,将独角犀牛压到沼泽底部。然后,便再无后续了。

沼泽冒出了一片泡泡,又在片刻后归于死寂。大自然优胜劣汰的残酷,将这份野蛮重新带回了世界。

“你们……看清那头鳄鱼长多大了吗?”

“感觉它像是盘在沼泽底部。”俞铭洋喃喃道,“身体拉得很长,简直像是……低配版的东方龙一样。”

地龙,是鳄鱼返祖进化的方向。

“咋整,它会不会吃饱了不上来了?咱们上哪儿再去搞只犀牛钓鱼?”那么大一片材料,可别浪费了。

拉基眼神幽幽:“其实,也不用那么费力去找鱼饵。”

……

十五分钟后,司诺城握着一根巨大的钓竿坐在岸边,而俞铭洋被挂在钓竿顶部充当鱼饵。

“啊啊啊!司老大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司诺城:呵。

※※※※※※※※※※※※※※※※※※※※

PS:司诺城:这就是你瞒着我的后果。(盯纪斯——)你以后私自跑路也是这种后果。

纪斯:呵呵,头给你拧下来。

PS:我的flag倒了,再插个flag==

PS: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草(*  ̄3)(ε ̄ *)!!!

PS:感谢在2020-10-17 00:10:33~2020-10-18 00:20: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苗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歌.、大典太的仓库管理员 30瓶;徽~章、夏华 20瓶;花独醉 16瓶;46428883、在下白 10瓶;不美孩儿 9瓶;梦比糖果甜、晨曦 3瓶;执拗 2瓶;繁星若梦、赫菲斯托斯、天上飘的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大祭司请大家收藏:(www.kaixidushu.com)大祭司开心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大祭司最新章节 - 大祭司全文阅读 - 大祭司txt下载 - 老肝妈的全部小说 - 大祭司 开心读书

猜你喜欢: 再不改行我就要被迫当四皇了药道记垃圾系统骗我早恋噩梦感染[fgo]九等分的罗曼太宰文也少年阴阳师我不可能是废材硬核快穿召唤玩家搞基建大魔王可爱迷人且能打西幻王子修真后宇智波家的修罗大人诈欺大师斗罗之奶妈斗罗「文豪野犬」斜阳黑科技学神无限求生【我是大哥大】向岛而生黑驴蹄子旗舰店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身为背景板的我想要追求男主火影之水灵反派帮我搞基建请将令爱嫁给我月落双星沉
完本推荐: 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时代巨子全文阅读最佳娱乐时代全文阅读雄途全文阅读疯狂升级系统全文阅读我的传奇岁月全文阅读治愈快穿:黑化男神,来抱抱全文阅读战国称雄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全文阅读泰坦与龙之王全文阅读极品修真邪少全文阅读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全文阅读我的亲妈是白富美全文阅读九星毒奶全文阅读我不是超级警察全文阅读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全文阅读我是天才大明星全文阅读快穿之重生妃仙全文阅读无限吞噬之重生老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特种兵之超级系统赵四儿的穿越唐朝贵公子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诸天万界之帝国崛起御九天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传奇浪潮十八年从西游降魔开始野火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春意闹精灵盗墓者太乙挣今朝斗罗之极品武魂六个种子第一眼心动超级影后.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绝品小神农圣斗士之星命我在魔法世界开创互联网时代万花筒我妈已经三天没打我了我,真不知道原来你们是神兽!精灵时代的冒险家他身上有条龙

大祭司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祭司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祭司txt下载手机版 - 老肝妈的全部小说 - 大祭司 开心读书移动版 - 开心读书手机站